保持自重

图屯屯
水印已关,请勿私自转载或商用,感谢💐
几时归去,做个闲————人?

开题的小记录


人的一切行动也许都源于恐惧。智人不停去劳动、去工作是为了饱腹。人们去谈恋爱,去创作,去繁衍,试图以不同的形式延续自我。无止境的填补欲望,以纵向的极值来逃离对死亡的恐惧。

所以不要逃避描绘死亡这个问题,不要去想着避讳这个问题,更不要害怕。死亡不是一瞬间的事,而是我们活着本身。

Living is dying.

如果知道了这一点,那么就能明白什么是向死而生。真正直面死亡的,反而是认真凝视自己未来的每一日的人。

人们想着把意识上传到云里,或者把脑袋取出接上一副新的身体,妄图描绘这样一种永生的未来。然而这只是一副对于死亡的安慰剂,这种浓稠的恐惧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作为人的动物性。

用行动的遗迹,用绝命的诗篇,人们将自己传递到更远的未来,是人们自己创造出来的脱离于物质的永生方式。

但是我们终将坍缩成一粒灰尘。


沉迷画小贴纸 

*草稿

_(:_」∠)_

坠落的景象

/

不同软件颜色差好大...啊

今天憋不住想槽长点美院


今天我们小组毕设中期检查,三十多个组在阶梯展厅里贴着展板过方案,二楼的展厅大家都在为另外一个展览施工。几个老师拖着终极疲惫的睡眼,被乌泱泱一百多号人围着,一个个组听五分钟的自述然后打分。

我在很靠后的组,到我们的时候展厅基本都空了,然后楼上的工人从阶梯下来,大概是好奇我们一群人围了一早上干了什么,凑近来看了我们的一些展板...大概叹了声气就走了,当时我攒了一早上的情绪真的差点崩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院地位比较魔性,设计与艺术的界限又在我院模模糊糊,所以入学的时候我还感觉这里的师生都会带着迷之抱负,说话间都是社会,言语间全是责任。我当时特别憧憬,对“艺术家”这个概念真实抱有敬仰与误解(

但是看到那些工人们走下来看展版,离开设计楼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院这种自high式的狂欢特别没意思,特别表面,特别无聊,特别虚假。想到还要在这读三年研我真的心情很复杂。

总有人说我们是小众,不需要被大众所接受,不能去想着去迎合工人们的需求去做作品。说得好像柯布西耶为工人建宿舍的初衷不是为了让工人更有尊严的生活,而是因为这样造房子路过的人会觉得酷才造的。

我觉得一个方案,就算是一个提案式的,不落地不奢求解决问题的方案,都应该是真诚的,不是为了迎合导师口味,不是为了个性,为了这样酷,这样看起来能得奖而做。我觉得我院真的很缺一份真诚。田野调查可以做假,社会调研流于表面,最后形式视觉翻翻书和网站参考参考,一切熬夜与努力只是为了堆积最后那堆纸,搭建一个品味极高的空壳。最神奇的是当你用这套工作方式的时候,可以在美院毫不避讳,甚至可以对不走这条路子的同学翻个白眼。

我认为我已经不是一个理想主义的,觉得方案的提出就一定要做下去,一定要反哺社会,一定要解决问题的人。但是你能不能做到,与心理有没有这跟弦又不是一回事。

我们扣了那么多字眼,修修改改自己的措辞,妄想把每句话都修剪成哲思去展现给别人看,说给别人听。然后花这么多精力与钱去做一件事情,那么为什么这件事的起点可以这么没有价值?难道我们掌握了话语权,就可以随意代替那些无法发声的人,代替他们的声音,捏造数据和回馈来推进自己空中楼阁的方案,那为什么不能干干脆脆说自己就是做艺术,只想满足自己?如果是艺术,竟然要从形式下手,为什么我们又不能去追求极致,追求完美,而是去向现状妥协,做得不伦不类?


本来想着今年快毕业,忍一忍就过去了,我真的觉得我院这种既不拥抱商业,又沉迷表表面面的艺术与“人文情怀”的课程设置与学习氛围真的非常有毒,耽误同学,也很折磨老师。


*顺便吐槽我院教学楼施工,大一竟然面临没有画画的地方这种问题,一百来号人要去影棚挤着画画...一半老师都快半学期了没地方办公,只能去别的工作室和咖啡厅开题(

是爱的垃圾场了


/

只要连续画了几张同一种风格的画,就会很害怕,特别害怕没有变化...



我的好宿友爸爸

要一起试试吗?